何会长申请提前换届 监事长被质疑没资格 @佛山陶协全体会员

2018年1月8日,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召开了“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会员代表大会暨2017年会”。会长、广东东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新明发表了《陶瓷产业发展趋势及应对措施》的演讲(陶城君觉得有些讲得很对),他认为——

●做品牌也要卖低价

●在一个品类上把他做深做透,你也成功

●东鹏贴牌的厂已经达到30个,但我们认为这些厂都不是专业做OEM的厂,他们给你贴牌,自己又在搞品牌。非常痛苦,不专业。所以将来有些企业以后不要太在乎传统的“做鸡头不做凤尾”

微信图片_20180111102320.jpg

▲会长、东鹏陶瓷董事长何新明做报告

何新明演讲的最后一部分是“谈谈协会工作”。他说,“协会虽然是个社会团体、服务团体,但也必须依法依规办事。无论是会长、副会长、会员,都要自觉遵守规则和章程”。他随即提出“(监事长)嘉俊10年没交会费”、“年后申请提前换届”等话题。在会长演讲后,与会人员就“秘书处做工作报告该由秘书长罗青进行还是副秘书长潘勇文进行”产生了意见分歧。现场一度发生发言麦克风突然没声音的情况,异议者频频追问“凭什么我的麦克风就没声音?”

昨天的会议,大家都有知情权,但并非所有会员都参会。现场的麦克风可以被和谐,本报不会被和谐。秉着客观记录原则,下文主要是发言录音整理(未经发言者审阅)——

会长称监事长“闹笑话”

没交会费不是会员,“赞助是另一码事”

何新明先提起了11月7日召开的理事会。他说,“全行业都知道我们佛山理事会在吵架,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随后,他说,“可能嘉俊陈总你还不知道,出了一个很大的笑话,就是理事会。那天你拿出章程,一条一条地读,你们理事会不批,空扯,后来才发现自己连会员资格都没有!按照章程认为你一年不交费,不参与活动,就自动取消资格。那天,我看了一下所有的交费表,嘉俊是从2009年到2017年从来都没有交过费,可能你太忙了。但是不止你一家,很多企业都没交,我认为这些都过往的,都过往不究,以前大家可能都没有这个强烈的意识,今天既然把这个规则建立起来了,大家都要遵守规则,以规则办事,从会长开始,而且接受监督。”

按照这个表述,嘉俊10年没交会费,“已经不是会员”、因此也就不具有监事长的资格。在何新明的演讲完之后,常务副会长边程要求陈耀强对此进行解释和说明。

微信图片_20180111102333.jpg

▲监事长、嘉俊陶瓷副董事长陈耀强当场回应会费问题

陈耀强说,在2009年6月份,时任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戴一民和他说,协会在资金上有困难,已经发不出工资,于是嘉俊一次性捐给了协会20万。“因为我一直对协会比较关心,我听了挺难受,于是一次性给了20万,我这个是没条件的。我一直说是无条件。当时戴会长说,以后我们协会有关收费,以及一些资讯服务费用,你放心好了,反正我们免收。我也没有具体地答复这个事情,之后一直没有通知我交费,当时跟我们说不收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陈耀强又说,“2017年底你说要收,那我就交了。当着这么多会员,既然会长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了,我才插这么一段话。我当时就把20万,完完整整地把这个钱付到了我们佛山陶瓷协会的账上。这个事情,不是嘉俊赖着会费不缴纳,希望纠正,其他的我就不耽误会议安排了。”

微信图片_20180111102336.jpg

▲常务副会长、新明珠集团董事长叶德林发言

随后,常务副会长、新明珠陶瓷集团董事长叶德林也说了自己的看法,说“一切依法依规好了。我们通过11月7日(开会),刚才何会长也讲了,既是好事又是坏事,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坚持公平公正。刚才何会长在台上,面对那么多人,说陈耀强的公司没有交过会费,必须要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这个在那么多媒体、那么多企业当中,这个是很伤人的。就算有的,已经是过去了,或者打个比方,说有些人是这样就好很多——谁被点到名的话,都觉得很不舒服,宁愿在台下,(如果)真的没有交过,(让他)三倍去交都没那么(难堪)……我觉得这个有一点点欠妥,但是的话,反正话也讲出来了,刚才陈耀强也做了一个解释,但是是真还是假,或者是不是事实,(要核实好),好吧,我就希望按照章程(办事),(按照)会议原来的议程继续,我也不想打搅”。

陈耀强表示,协会的收据都在,经办人也能找得出来,大家可以去查的。何新明后来说,“我刚才发言没有批评你,我只是说一个很大的笑话,因为你那天是——章程一条条,就都没有读到这条。其实2009年到2017年,你们忘记了交会费。按章程依法办事嘛,你作为监事长最主张依章办事,但是你忘了自己没交,你忘了。但是你说你以前赞助过,那赞助是另外一码事,在财务上没有标明。这个如果我错了,我会登门道歉,如果我错了的话”。

“陶博会不要我担心”

称不需要会长职务占便宜

何新明说,“在这里我有自知自明,我能力不足,精力有限,所以我也感觉到,特别是在这种环境,我担不起这个会长,我准备年后申请提出提前换届”。

“因为这个会长对我自己也没有什么价值,我也不收钱,花精力开会,还得不到认同,难以担起会长的责任,做起来很难,我想这个跟我们整个协会的机制有很大的关系,我认为要进行变革,我想建议我们上级对我们协会进行一个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建立一个轮值制的会长制。”

他说,之前媒体报道的“第一争”,“什么企业跟企业是会长之争,我们没有会长之争”。(编者按:在此声明,该报道并未说是“会长之争”,这个会长之争完全是何会长自己脑补的,报道说的“第一争”意为协会第一次出现这么大的争议,报道原文在此

虽然对“第一争”报道的内容出现了理解偏差,但何新明在现场也解释了争论的核心。他说,“真正的背后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也不是企业之间的竞争,是两会之争。而且不是第一而是第二争,第一是两城之争,现在是两会之争,所以期待我们两会是一个公平良性的竞争,除此之外,是一种大家整合有序更好的竞争”。

何新明说,自己不需要用协会会长的职务来占便宜,“这陶博会也不要我去担心,陶博会在陶瓷城也只占1%、2%,在我们东鹏根本就是0,哪怕我就没有陶博会也对东鹏也一点影响都没有,这份工作我也从来去管过他,是吧?所以我不会留恋这个会长的职位,谁要,我给谁。但是,今天我没有,包括理事会那天,我没有辞职,我是带着一种负责任的心态,不做,也要留个交代。所以,我建议,我们几个人回去跟领导汇报一下,我们协会提前换届”。

他表示,协会对展览会是支持的,但“对展览会支持的方式在这里也交代一下,因为不止一个展览会提出需要协会支持,抱着公平公正,而且可量化的态度,而且要避免协会的风险评估,不接受以股份的方式,因为股份是不可量化的,这个企业给两个点那个企业给几个点才均衡呢,更重要的是,作为协会,是一个服务的非盈利单位,从章程上表明它不应该去参与这样的经济体,而且有风险,我作为法人,这个股份带来将来的增资、清算风险那作为协会是不可承担的。要我协会主办又服务,那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给予协会适当的资金,也支持我们协会资金的短缺,请到更高端的人才。我认为这样的话会更有益于事实,以上相关的主办方发出的意见最后可以通过理事会拍板,究竟是多少钱,我帮你主办和服务你给十万二十万可以吧,而且是一视同仁的,我们协会也没有风险”。他说,股份不可量化,也可以很大,也可以十年不分红,“我陶瓷城集团十年没有分过红,那你等到分红等到何年何月”。

秘书长、副秘书长“抢麦”

常务副会长提出3个质疑

在会议的第3项议程——由秘书处做协会年度工作总结与未来工作计划汇报时,协会副秘书长潘勇文上台开始准备作报告,而协会秘书长罗青也来到台上,现场再次出现争议。

常务副会长、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现场提出三点疑问:

问1、在秘书长罗青在场的情况下,为什么是副秘书长做报告?

问2、11月7号理事会上,会长已经承认,毛国中是没有常务副秘书长身份。刚才会长又强调要依规办事,为什么毛国中今天可以主持会议?(根据现场观察,毛国中在会议开场中说“今天受委托主持会议”,并未自我介绍称自己是“常务副秘书长”。但据业内人士提供给《陶城报》的信息显示,有人在发朋友圈的时候,有意放大毛国中以“常务副秘书长”的身份主持)

问3:毛国中目前每个月“从这么穷的协会领一万元工资,是会长签字同意的,”为什么要发这份钱?

边程说,“我坚持反对副秘书长作报告,全中国的年会也没有副秘书长作报告的。”他说,自己在协会群里发了秘书长的工作报告,结果就被删掉了,“这家伙好厉害,我就发不出去了”。

此时,由何新明聘请的律师与罗青的律师分别上台阐述了理由。看到双方律师辩驳的场景,陶城报社管委会主任李新良上台要求发言,说“我自己也是做律师出身”。他提出,“前面何会长一再强调要依规,我觉得这个非常好,说明我们行业发展走向了一个规范化的路径。既然依规,这个时候我觉得应该按规则解释清楚。”

后来,何新明起身上台说,委派副秘书长发言是正当地行使会长的权力,没有法律规定秘书长一定要做年度总结报告,也没有法律规定副秘书长不能做年度总结报告。他说,“我之所以要委派潘副秘书长是因为潘副秘书长是长期战斗在秘书处的一位老秘书长,在秘书处做了十四年,去年的工作95%都是他在做的。而罗青同志,他不是专职的,他有很多职务,他没有在秘书处上班,他对协会的具体工作没有参与,没有出席,他很忙,连罗青同志的报告也是我们潘秘书长给他的。所以请潘秘书长,我认为他对工作特别了解,认为他是最合适的人,所以请他既合规,也合法。”

最后何新明强调,“我既然决定了是潘副秘书长,就必须是潘副秘书长!其他人无权干涉!”

何新明:谁做报告都一样

“退场!”边程听到后愤然离场。在潘勇文做工作报告的过程中,陆续又有部分企业代表离场。在最后的演讲结束后,陶城君目测现场有一半的参会人员已经离开(也有可能是由于时间已过7点,大家肚子都饿了)

会议最后,主持人毛国中就边程提出的第2、3项质疑做了回应。他说,“为什么我来主持今天的会议,因为我是坚持认定何会长对工作的指导和带领的;关于一万元工资的事情,我可以说,我不是为了钱才来到协会工作的,我是被何会长感染了,也有自己的想法,讲高尚点是为行业做事,实际上是想发挥自己的价值。最后我感谢边程副会长、叶会长能光临我们的会场,谢谢大家,今天的会议到此圆满结束。”

会后,罗青将他自己准备好的工作报告发给了本报。他说,“其实协会很多主要工作都是我在做的,比如集体商标,是我和鲁毅书记汇报的的时候提出来,然后书记督办了这件事;3月又和他们去工商局和领导面对面沟通”,这与会长何新明说秘书长罗青“具体工作没有参与”的说法不同。

协会该不该拒绝2%的股份?而昨天的年会还给我们抛出了“嘉俊是否赞助了20万”、“很多会员都没交费”等问题。我们将持续跟进此事,这是新闻原则,与正负能量无关。你有什么看法,也欢迎在下面写留言。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