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的房地产老板:借贷三千万,被骗数十亿

谢荣标已经跑路到杭州两年了。

“跑路”这个词,在粤语里叫“走佬”。走佬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事到如今,光彩不光彩早已没什么意义。在光彩的时候,他还是坐拥几十亿资产的开发商老板。不过这两年时间里,他的工业园被侵占、厂房被变卖、公司被起诉、账户被查封、资金链全面断裂,十多个亲戚家人的房产陆续被低价拍卖,同时还被黑道中人追踪与拘禁,逃难在珠三角各地。

这么“不光彩”的时候,他起码觉得,自己没在那张资产托管协议签字和按指模,一切都还有得挽回。不过,他的资产至今已被赔上数十个亿,而他当初只是借了3500万。这3500万就像一个巨大的旋涡,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卷入其中。


逃亡

2016年6月中旬,广州市安囗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的人砸开上着两把锁的保险柜,拿出里边的公章,印往那份早已打印好的资产托管协议时,谢荣标正在不远处餐厅的包房跟安囗公司的董事长梁囗敏喝茶。这个江湖人称“光头敏”的人劝他说,“你跟我们签了资产托管协议,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就了结了。你以为我贪你那些钱?我们每个股东都是千万富翁。你那些楼盘厂房,我们全部帮卖了,有剩下的给回你不就行了。”

话说得很轻巧,但谢荣标知道,只要签了资产托管协议,他所开发的楼盘、工业园将会悉数被贱卖,不存在有“剩下”的。在他姐姐谢惠冰动摇的时候,他曾很明确地说,我们只是借了人家三千五百万,本来就是一个小数目,我们中山的楼盘一个就能卖十多个亿。你要签了资产托管,除了你自己的资产都没了,欠人家的债肯定还会继续欠着,一世人翻不了身。”

要知道,签了资产托管协议,被委托方便对该资产具有管理、处置的完全权利,包括转让或者变卖。面对梁囗敏的再次提议,谢荣标玩太极地说,“梁总啊,你让我先考虑考虑。”

不过,梁囗敏早已对此不耐烦,“喂!你十一个家属都签了我们的贷款协议,全部都绑这笔债务上了,我要让人去搞你们,你们没一个能睡安乐的。顶你个肺,信不信今晚我就让人去绑了你们啊。”梁囗敏拍桌子发飙的时候,其实资产托管协议早已送到门外,就等着谢荣标签字。谢荣标借故去了趟洗手间。不过面前的景象,着实把他吓坏了。

通过洗手间的窗户,他看到外边聚集着三十多人,排着队正在等候命令,带头的正是光头敏的两个下属。他感觉到事态很危险,发短信给一起赴宴的苏仕华,让他赶紧出来。苏仕棠是谢荣标的合伙人,也是他的亲姐夫。苏仕华出来的时候,谢荣标说,也别管买单之类的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两人随手各拿起餐厅的一支酒,从餐厅的后门夺路而逃。

番禺很小,番禺本地人的世界更小。也就那么几个和尚几个庙。一周过后,6月20日上午九点多,谢荣标在番山集团董事长高仲勇的主持下,在广州番禺迎宾路的番山大厦与梁囗敏再次进行和谈。高仲勇发言说,大家都是本地人,有什么事情谈不妥的,我们就一起坐下来谈妥当就好了。正在这时候,会议室闯入两个人,大喊“谁是谢荣标?”

谢荣标回答后,其中一个人继续说,“找你很久了,有人投诉你找了很多次都找不到你!”并拿出一张法院传票,说是法院的工作人员,要他签字确认。谢荣标到了会议室旁边的一个办公室里,联系自己的律师,再三确认这两个人确实是法院的。他说,你直接寄给我不就行了,没必要亲自上门给我送吧。

才说完,谢荣标就接到梁威的电话。梁威也是一个放贷的人,与安囗小额贷款公司的大股东是亲家关系。梁威说,“看到了吧,你跑不掉的,黑白两道我都能搞定你。”

这时候,谢荣标的司机一直打电话进来,接通后他说,“谢总,你要小心点,这楼下来了很多车,车上的那帮人,还是上次那一帮。”谢荣标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要被绑了。他自己也确定了一点--这笔债,即使有钱还,对方也不会给他还。他让司机把车开到地下车库,他从电梯下去,直接上了车,直奔白云机场,开启了“走佬”的逃亡生涯。

风波起

大岗镇属于番禺区,2012年划入南沙区。至今这个镇很多人还会认为自己是番禺人,社交和发展都会以番禺为主。

在早期,谢荣标在大岗镇主要做家具、装饰与木地板生意,由此囤积了自己的资本。这些家装行当,离房地产市场很近,能很准确把脉房地产的情况。2008年金融危机,谢荣标在地价较低的时候入手买地,踏入房地产行业。其公司的主体是广州市丰盛木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木制品与房地产开发,2008年后,基本以房地产开发为主,经营的楼盘遍及东莞、中山、顺德、广州南沙等地。房地产行业在后来的几年里势如破竹,谢荣标操盘的“丰盛”系列公司也顺风顺水。

风波始于2014年9月,那时丰盛公司旗下中山凯盛广场地产项目将在10月进行预售。房地产开发公司办理预售许可证之前,是要解除土地抵押的。此前,丰盛公司将土地产权证抵押在农业银行南沙分行,并借款9000万元,将在2014年12月到期。因此,丰盛公司需要将9000万还给南沙农行,将土地质押解除后,办理中山楼盘“凯盛广场”的预售证。

  随后,丰盛公司财务陈晓玲与南沙农行工作人员进行对接,南沙农行方表示,他们给丰盛公司的贷款授信是1.65亿,南沙农行郑姓行长也口头承诺将给其续贷。

  由于丰盛公司在南沙、顺德、中山三地的四个楼盘同时开工,投入成本及每月需要支付的工程费用极高,资金链紧绷的情况下,无法从中抽取9000万进行还款。随后,丰盛公司开始与各类基金等融资渠道接洽。其中,深圳的小牛基金基本洽谈完了,但其中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小牛基金借资期限最少要一年,月息两分半。也就是说这笔钱借下来,一年利息接近3000万,这个成本让谢荣标有些无法接受。

  南沙农行的郑姓行长适时地出现了。不过,谢荣标在后来陆续碰到不少的“适时出现”,让他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就被这些“奇妙的机缘”给往里装了。郑姓行长告诉谢荣标,番山集团的负责人高仲勇是个不错的人,可以提供借款进行过桥。

  经过郑姓行长的引线,谢荣标与高仲勇开始接洽。初步谈下来,番山集团可出借1个亿给丰盛公司过桥。月利息3.5%。3个月下来,利息1050万。谢荣标想,我中山整个楼盘销售出去,都十个亿。这一千来万的利息,可以说是“湿湿碎”。

  随后,郑姓行长、及番山集团的高仲勇等带队一起前往丰盛公司在中山的楼盘“凯盛地产”项目现场作现场考察。郑姓行长说,这么大一个楼盘,马上也拿预售证了,贷款肯定没问题的。掌握楼盘具体情况后,高仲勇当场就认可并表示可马上办理贷款手续。

  2014年9月25日,广州丰盛木业有限公司作为贷款主体,其关联企业东莞丰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佛山顺德区凯盛广场投资有限公司、中山凯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作为保证人,向番山集团旗下两个自然人莫宇杰及叶伟国借款总共7000万元;谢荣标、谢惠冰、谢惠霞、苏士华、苏志斌、欧志勤等以自然人身份,向番山集团旗下广州汇银小额贷款公司借贷每人500万元,总共3000万元。

  至此,共1亿元的借款通过各种出借方式,进入了丰盛公司的账户。谢荣标也因此进入了他无法掌控的局中,每一步都被布置好的棋盘推着走。

  入漩涡

  番山集团的操作很利索,他们唯一的要求是丰盛公司的公章、财务章、银行Ukey共管。谢荣标也很放心地办完了所有手续。因为他觉得银行给推荐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番山集团这边确实没有出什么问题。不过,谢荣标极为信任的银行,却给他掉了一个巨大的链子。

  拿到一个亿借款后,郑姓行长告知丰盛公司说,那笔钱你12月才到期,没到期前你们不用还的。你们先拿这笔钱存到银行里来,一来可以帮我们银行冲冲业绩,总行看见你这么有钱,以后合作都可以更爽快了;二来,你们拿这笔钱去做定期存单质押,到时候我们可以很顺利地方你们续回贷款。

  所谓定期存单质押,是银行为了考核业务收入以及存贷比指标,会让企业先存一笔定期的钱,再用定期存单作抵押贷出另外一笔相应的钱。待存进来这笔钱到期后,也可以取出来使用。这样一来,很简单的一笔贷款业务,同时增加了银行的存款业务、表外业务、贷款业务。

  丰盛公司按照郑姓行长的意思将钱存入了南沙农行。这笔钱没及时还进去,意味着他们得同时支付番山集团1亿和南沙农行原有的9000万债务两笔贷款的利息。不过这些事情,谢荣标也没有太在意。

  离南沙农行那笔贷款到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郑姓行长通知丰盛公司说,那笔贷款已经上会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正当谢荣标在陆续筹备中山楼盘凯盛广场的销售事宜时,离贷款到期还有半个月。他忽然接到南沙农行的通知:由于风控审批时,认为丰盛公司抵押物不足,只审批了5000万的额度。这5000万是以丰盛公司地处南沙的科苑工业园5栋厂房作为抵押给出来的额度。

  这时候,谢荣标想好了应对策略--将中山凯盛广场的商场变卖出去,就可以快速回笼部分资金,填上这5000万的空缺。这5000万的额度,银行已经下发了同贷书。但一周过后,南沙农行再告知丰盛公司,由于南沙农行方认为丰盛公司期间未进行投产,5000万的额度也被取消了。

  如此一来,谢荣标需要面对的资金链问题极为严峻。

  每个月,丰盛公司需要支付给番山集团的利息为350万,同时,丰盛公司有向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南沙农商行、南沙建行等贷款超过1个亿,每月需要支付的利息近200万,还有3个楼盘同时在建,每个月工程费用接近300万。而以往经营房地产所赚回来的资金,基本都投入了买地等开发环节了。如果需要马上填补1个亿的资金空缺,丰盛公司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后果。待南沙农行贷款到期,与番山集团借出的1个亿资金,丰盛公司悉数用以偿还了该笔贷款。剩下每个月卖楼的收入,基本上只够偿还按上述的几笔大支出。

  一开始借款时,谢荣标满怀信心。他跟高仲勇说,“我估计借一个月就可以的了,可不可以我们签一个月?”高仲勇告诉他,“我们最少都要签三个月,不然我们没法赚钱。”

  这种乐观,让谢荣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他看来,借贷的“大耳窿”怎么都会讲江湖规矩,而银行这么大一家单位,说话也必然会算数。后来他打过几次电话给郑姓行长,其中只接通过两次。一次郑姓行长说他在开会,第二次则告诉谢荣标,说他自己正在做一个脑瘤切除手术,并谢绝了谢荣标要探视的要求,自此无法联系。

  丰盛公司与番山集团的贷款协议为六个月。到期日为2015年3月25日,丰盛公司需要全额返还番山集团1个亿的本金及相应利息2100万。期限一过,番山集团认为是丰盛公司单方面毁约,封锁中山凯盛公司和顺德凯盛公司项目,并通过公章控制等手段阻止这两个楼盘再进行销售。直到2015年5月,丰盛公司偿还了番山集团1.05亿元。其中番山集团认定,这笔钱里,6500万算是偿还本金,4000万则算入利息,其中包括逾期未还的各种罚息。

  这样一来,丰盛公司还欠番山集团3500万本金未还。但这笔1.05亿的资金,已经是丰盛公司尽其所能筹集过来的了。

  罚息如此严重,已经不是谢荣标最为担心的问题了。这种项目封锁,公章用不了、工资无法发放、销售无法进行,会导致楼盘回款陆续出现问题。这时候,番山集团的人正拿着一份资产委托协议等着他签字。

  另外,丰盛公司贷款可不止农行一家,南沙农商行的贷款马上要到期,这次拿了1.05亿填番山的窟窿,如果其他银行续贷出现问题。一家银行出现失信,其他银行也将进行抽贷停贷,他的整个资金链都会遭受毁灭性打击,全面爆雷。

  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深感煎熬,急迫地需要一笔资金,带着他走出这个泥潭。这时候,又一个人“适时”地出现了。直到他们撕毁填好的协议,要求他签下资产托管协议。他才如梦初醒。他离开那个热锅,却掉入了一片火海。

  陷阱之中

  曾建平是谢荣标的球友,一到周末,谢荣标会组织五六个人去番禺莲花山打高尔夫球。这个认识相处十几年的球友,刚好是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东。

曾建平向他伸出援手的时候,谢荣标深受感动。一开始几个月,他都以为这是他难得遇到的“贵人”。不过,他背负的债务,倒是因此越来越贵了。

  2015年5月,丰盛公司及其关联企业、番山集团旗下公司及自然人、曾建平所持股的安囗小额贷款公司、曾建平四方达成并签订协议。由安囗小额公司和曾建平负责还款给番山集团,并且,曾建平作为担保人对债务担保。

  这意味着,番山集团主张丰盛公司未还的3500万元本金,债权转移到了安囗小额贷款公司手里。相当于安囗小贷帮还了丰盛公司对番山集团的欠账,重新与丰盛公司签订贷款合同。贷款条件与番山集团要求基本相仿,如此前与番山集团有公章、财务章、银行ukey共管等事宜,已一并移交。不过,比起之前的合约,这份协议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此前,丰盛公司与番山集团签订的贷款协议,以丰盛公司、丰盛公司关联企业、丰盛公司相关股东作为借贷对象。这次安囗小贷公司要求将借贷对象加入个人。由于每个个人主体只可在小额贷款公司贷款500万,谢荣标的11个家人亲戚,包括2个姐姐、姐夫、数名外甥、妻子、小舅子等全部签订了借贷合同。谢荣标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协议,最后将他全家人员都绑在上边,插翅难逃。

  与安囗小贷公司的贷款协议签订时间两期,一期3个月,月息3.7%。彼时,丰盛公司已与中山大信控股有限公司签订销售合同,中山凯盛广场的商场以1.3亿元售与大信公司。其中,大信公司预付6500万,剩下6500万将在3个月内交付。谢荣标此时觉得,一切又顺利回来了。要知道,前两个月内,安囗小贷公司还根据协议内容,成功地协助他们完成一些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续贷事宜,如南沙农商行5000万贷款的过桥续贷。

  正当谢荣标觉得岁月静好,只等卖楼的时候。安囗小贷公司通过拒绝配合丰盛公司使用公章、财务章、银行账户Ukey等方式,将其业务停止。随后,谢荣标被安囗小贷公司通知去参与安囗小贷公司的股东会议。会议上,7个股东中,有6个当着他的面群怼占安囗小贷公司15%股份的曾建平。“扑街含家产,为什么你要给这么大一笔钱谢总出清。这你都给他批了,还给他做担保。我们股东都没通过决议。这样的单你也敢接?”

  谢荣标只是回复了一点,“我对应的是你们公司,不是你们股东”。那场会议因为对方粗口频出,谢荣标起身离场。他当时觉得这是指东画西,意思是“谢荣标你怎么解释,你是不是给了曾建平什么好处?”

  接下来,曾建平和他说,这笔钱贷出去,股东们觉得手上没拿有任何东西,肯定会有些不安了。谢荣标觉得曾建平为了他,承担了质疑不少质疑跟压力。并且公司要继续运转下去,公章、银行Ukey等必须要正常使用,以开展业务。于是,他接受曾建平的提议,将位于南沙区的丰盛科苑工业园3栋厂房共1万平方米抵押给安囗小贷公司,并对曾建平充满了感激和信任。

  不久,兴业银行和中信银行两笔贷款到期,总额为1350万。由于经历了上一次南沙农行停贷事件,谢荣标对银行续贷的事都多留了个心眼,生怕中途再出差池。因此,对于即将到期的贷款,都希望以现金还款以后,再进行贷款。

  曾建平告诉谢荣标,由于安囗小贷公司股东的阻力,这次续贷需要的资金支持,估计是很难从安囗小贷公司获取了。他的亲家梁威个人手上有不少资金,这1000多万他那边完全不是问题。在曾建平的主持下,甚至只是写了一张借据,梁威便将1350万借给了谢荣标。

  谢荣标信心满满地等待大信公司支付那6500万元应收账款。在与安囗小贷公司签订协议三个月后,中山大信公司的吴姓负责人联系了丰盛公司的对接人苏志斌。他很困惑地问,“你们番禺的大耳窿办事都这么狼的啊?都直接来到我这里,让我别把余款交给你们。”

  这时候,谢荣标才感觉到事情不对路。原来,安囗小贷公司的负责人梁囗敏,带着几个人前往中山,告知大信公司“丰盛公司欠了高利贷很多钱,也欠了我们不少,我们有中山凯盛项目公司的抵押和公章,还钱给他们的话,第一他们公司资金链会断裂,楼盘会烂尾;第二,整个公司楼盘都抵押在我这里了,你再把钱给他们,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自此,大信公司这笔应收账款再也没有到达丰盛公司的账户。除了大信公司,购买丰盛公司关联房地产项目的系列买家都被以同样的方式牵扯了进去,包括商铺厂房等销售的应收账款。

  另一方面 ,梁威在这段时间里,不断找谢荣标修改和重签贷款合同。并要求谢荣标将个人以及同样作为股东的两个姐姐谢惠冰、谢惠霞的几套房产作为抵押物,办理抵押手续。

  谢荣标终于醒悟,他面对的是并不是一头勤恳配合的老水牛,而是要吃到肉的狼,他自己正在被裹挟着一步步往前推。还剩几个月,丰盛公司对安囗小贷公司的贷款就要到期。一方面,丰盛公司的流动资金异常紧张;另一方面,他见识到这家小贷公司的行事方式,担心自己往后经营受到影响,会出大篓子。

  于是,谢荣标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丰盛科苑工业园整个进行出售,开价2.8亿,回笼足够大量的资金将那些小贷公司或放贷人的债务给平了。2.8亿的价位,很快有不少公司想要收购。不过在需要办理房产过户、股权过户的时候,安囗小贷公司拒绝了。安囗小贷公司的说法是,如果丰盛科苑工业园要进行交易,则需接触厂房的抵押,这对他们来说风险太大。

  “到了要交易的时间点,他们就不给你盖章,理由是不认同你这种还款方式。”谢荣标开始确信,即使自己有钱,要还那些债,也是很难还得了的。

  随后他接受了安囗小贷公司与梁威的提议,出让以丰盛科苑工业园75%股权。该工业园厂房总面积为7.8488万平方米,资产总估值2.9141亿元,负债1.0805亿,另有应付工程款等3174.42千万元。也就是说,75%的股权,按照净资产总值算,值1.371亿。在合同里,这个价值被打7折,为 7959.83万。也就是说,出让这75%股权后,包括安囗小额贷款公司、梁威等人债务也将抵消。

  这份股权转让协议,安囗小贷公司的股东以及梁威都签字画押,谢荣标也松了一口气。不久,这些贷款都要到期了,谢荣标开始安排推动股权转让手续事宜。这时候,安囗小贷公司股东及梁威忽然全面反水,拒绝接受与执行该签订过的合同。安囗小贷公司方面则表示,该合同只是股东个人签订,没有安囗小贷公司盖章,公司对此不予承认。

  同时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这一次股权转让协议,纯粹是为了拖延他想办法融资的时间。番禺、南沙等地的银行,都开始告知丰盛公司,将对其贷款进行抽贷停贷,并不再续贷。这也包括了梁威借贷给丰盛公司过桥的兴业银行和中信银行。理由是有人提供足够的凭证证明,丰盛公司有进行利息高昂的大额民间借贷行为,属于高风险用户,无法继续授信贷款。

  至此,丰盛公司关联企业及地产项目资金链陆续断裂,在建楼盘也陆续停工。相关的建筑工程公司因款项问题、楼盘业主因担心交楼问题,都等前往法院起诉,丰盛公司及关联企业的银行账户全被查封,公司也彻底停止运转,全面爆雷。

  安囗小贷公司的梁囗敏与梁威,将早已准备好的资产委托协议递到谢荣标面前。

  全面坍塌

  这些要谢荣标签字的资产委托管理协议,主要是以其开发建设的厂房及楼盘为主。以丰盛科苑工业园的厂房为例,协议如果签订,被委托方具有7.8488万平方米厂房的处理、转让、变卖权。这跟股权转让协议最大的区别是,资产委托管理只负责资产的管理与处置,不负责相应的债务及应付款。如丰盛科苑工业园前期拿地开发借贷1亿,建筑工程费用应付3000多万。被委托方不对此负责。而在被委托方处置资产过程中,针对处置事宜,如价格、付款方式等,作为委托方的谢荣标无权过问。

 所以,如果将该资产委托出去,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所有的资产只卖了1000万,用以抵消谢荣标所欠下的债务1000万,剩余的债务依然还是欠着。

  谢荣标走了以后,他身后的东西全部开始坍塌。7月份,丰盛科苑工业园被安囗公司方强行占据,二三十人拿着棍棒砸车、锁门、赶人,清场方式让在现场的苏志斌感到眼前上演了一出黑帮片。不过,随之而来的噩梦再无间断。签下安囗小贷公司合同的11个人,包括苏志斌,长期需要面对喷红漆、被跟踪恐吓的状况。

  最严重的要数谢荣标的姐夫欧志勤,被十几人跟踪胁迫时报警,在派出所待到夜晚,由警察将其护送回家后。被埋伏在楼梯间的十几个大汉断水断电,囚禁了八夜七天之久。在饿到昏厥状态时,谢荣标安排了十几人闯入,将其移送救护车,两方人员对欧志勤进行争夺。上救护车后,救护车快速甩开追踪车辆,在一处立交桥脚让他们自行逃离。

  很快,丰盛科苑抵押的5栋2万平方米的厂房被法院拍卖,评估价为4790.5万,最后由梁囗敏介绍过来的温育欣以底价3353.35万元拍得。这相当于1677元每平方米购得。事实上,早在2012年,该厂房销售单价就到了3800元/平方米。购买该厂房的李颖瑶,与安囗小贷公司执行董事梁囗敏,共同开设有公司广州囗饶贸易有限公司。未出售或未拍卖的厂房,则直接被安囗小贷公司进行经营出租,并代收所有租金。

  另外,南沙农商行方面,当初借贷5000万与丰盛公司,丰盛公司将7栋厂房抵押其中。谢荣标走了以后,南沙农商行将该债包交易,由梁囗敏关联企业以8折价格拍得,亦即以4000余万的价格,拍得7栋丰盛科苑的厂房。

  中山、顺德等地的数个楼盘,停工烂尾后,由业主、施工方组成的群体事件不断,最终由当地政府出面主持处理,银行及安囗小贷公司等都无法对楼盘未售资产进行处置。不过谢荣标那11个跟安囗小贷公司签字贷款的亲戚,他们名下的房产陆续被拍卖。包括谢荣标在番禺祈福新村的一套别墅。

  当初谢荣标欠着番山集团的债务是3500万元。而今丰盛科苑工业园、中山与顺德的4个楼盘、亲戚家人的数套房子,悉数陷落其中。个人银行账号全被查封,这两年里,他也过上了靠朋友接济的日子。

  2017年7月及2018年2月,在谢荣标逃亡在外的时候,丰盛公司曾受到番山集团借贷时的自然人莫宇杰起诉的传票,诉讼里要求丰盛公司及安囗小贷公司归还3500万元借贷本金。法院二审至今未判。

  也就是说,直到现在,安囗小贷公司并没有将款项代谢荣标归还番山集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消费点评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消费点评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 2018-08-28 14:12:57

    可怜的丰盛!多年品牌基业轰然倒塌!

  • 2018-08-28 21:15:20

    遇到套路贷,大老板也防不胜防!